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,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。×

皇粮胡同十九号 电视剧

别名: 皇粮胡同19号

地区: 中国大陆

时间:2012

语言: 普通话

导演: 李木戈

类型: 爱情 / 悬疑 / 剧情

简介: 1936年北平,中日大战在即,政势动乱。紫町从日本留学归国,隐居在北平皇粮胡同,开设诊所医病救人。胡同口的旅店着火,烧死一人,探长严大浦草草结案。紫町因为意外事件介入此案调查,却在嫌疑人中意外发...展开
分集剧情
  • 民国后期,军阀混战,列强虎视眈眈。北平的皇粮胡同里,住着掌管军、政、粮、银的达官贵人们。平日里迎来送往,风云际会,而这看似平静的表象下却危机暗涌。留洋贵族冯紫町与父亲归国后父亲突然被害,其身为市长夫人的孪生姐姐也离奇自杀。一连串打击给紫町(许晴饰)的心理印下深深的烙印,立誓要查明真相。于是在好友北平警察局长严大浦(刘金山饰)和未婚夫律师曾佐(邵峰饰)的帮助下,为揭深藏其后的阴谋展开了一段充满曲折与惊险的调查。 姚小町不想上学了,想跟着于叔卖报纸,她哥姚顶梁答应她向朋友借二百块大洋供她上学,还说是再干最后一次就金盆洗衣手。严大浦从报纸上看到了寻人启事,他在闹事中找到了小三爷并向他打听左钩子姚顶梁,他这才知道他是左撇子。严大浦向局长说明市长夫人开车撞人一案并非那么简单,他还提出要拘押市长夫人,局长认为可能是高子昂故意设的局。 自称是目击证人的费阳来到警察局说市长夫人就是正当防卫,冯雪雁收到了曾佐传去的消息,她想等到开庭再说。开庭后费阳以神的名言发誓说自己讲的都是真话,她将当天晚上的情况说了出来,但记不清楚开枪的姿势,开车的人也没看清。冯雪雁对曾佐表示感谢,她想对费阳表示感谢,曾佐只知道她是学校的教员。 退庭后冯雪雁猜想费阳可能是高子昂安排的,曾佐拿到了案子的结案报告。严大浦看出费阳是高子昂雇来的,他想事情没想像的那么简单。冯雪雁从梦中醒来,她又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情。自称是姚大哥朋友的警员李小柱去了小町家并拿回了一件东西。高子昂当年是在冯雪雁父亲的推荐下才从政,她知道他在自己面前很虚伪。曾佐看出那手娟上的英文名字就是冯雪雁,他们感觉到撞人事情并非偶然。 高子昂和冯雪雁举办了酒会并邀请了地方名流参加,他们决定赠送费阳礼物以表示心意,费阳说自己要义卖一张自己作品,要将卖的钱捐给姚小町,那作品是一位少女的肖像画,冯天雁喊出三百元,最后由她拍得,也让严大浦将善款转送到姚家。

  • 宴会上突然传出一陈尖叫声,高子昂、冯雪雁和费阳先后倒地,据分析是有人投毒,他们三个被送往医院抢救,参加宴会的人都被封锁在现场。严大浦命人让达官贵人们录一下口供后放走,并让人将侍应们带走。曾佐向戎翼大夫问起他们的中毒情况,经抢救费阳和冯雪雁已脱离危险。戎翼化验完毒酒的样品后知道是一种植物的毒素,具体的品种等仔细化验后才能确定。 护士陈佩兰在医院照看高子昂,严大浦向他问起那天晚上喝红酒之事,他称自己喝的红酒都是侍应送过来。费阳记得给她送最后一杯酒是穿着墨绿色衣服的漂亮小姐,她称自己还能把那人的样子画下来,严大浦发现费阳包中的钢笔并没有墨水。严大浦拿着画像让高子昂看,他称自己不认识并且情绪很激动,冯雪雁看到后也不敢相信。 李小柱拿出当时照的相片给严大浦看,严大浦感觉可能是费阳在说谎,他向是曾佐说出那支钢笔中没有一滴墨水。严大浦让李小柱给姚小町家送去那三百大洋,姚小町对李小柱说想要回那个手娟,她让姚小町回警察局看一下照片,她答应过去指认段越仁。段越仁演戏时以肚疼为由借机溜走,严大浦到后知道他只是电影公司跑龙套的,段越仁从后门逃走。严大浦拿出画像上的女子让导演看,导演说她已经死去,她的艺名叫梦荷儿,还是混血儿,从小被别人收养,她的养父母在广东,还说她的死对公司也造成了影响,那电影演了一半儿就自杀了,影片也泡汤了,可能是感情上的纠纷,段越仁认梦荷儿当姐姐。 严大浦发现了段越仁并追赶过去,段越仁仓皇逃走,李小柱知道当务之急是抓住段越仁,神秘女子让段越仁去天津避难。其中一个服务员说出当晚的实情,严大浦找费阳了解情况,他说是她在说谎并说梦荷尔儿已死于半年前,她称自己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他。北平影人协会举办了评选活动,冯雪雁应邀参加。 冯雪雁到高子昂办公室后看到他和护士陈佩兰在一起,他们有些惊慌。段越仁并没有离开,他从报纸上看到情况后也去了舞会,他刚一进门就被李小柱发现。冯雪雁上台宣读最佳男女主角时被段越仁拿花献上。

  • 段越仁要刺杀冯雪雁后被严大浦带人制服,冯雪雁受了刀伤后被人扶到台上,记者下了照片,冯雪雁说刚才的场面是故意安排工作,她还当众添了腿上的血并称那只是英国的番茄酱,她不能让颁奖会搞砸。严大浦询问段越仁,段越仁称冯雪雁逼死了梦荷儿,他交待了和她的关系,还说那人给梦荷儿在皇粮胡同置办了住处,那人是个大人物。 当时段越仁将梦荷儿送到医院时她已经死了,那封绝命书上没显示出那男人的身份,段越仁后猜出他是高子昂,他称自己刺杀冯雪雁是替天行道,严大浦将他关押起来。高子昂回家后被冯雪雁质问为何没去大观楼,她看到夹在书里的凭证,还将大观楼里的刺杀事情说出来。高子昂认为冯雪雁的父母一直看不起他,她提出和他离婚,高子昂坚持不同意。 严大浦在分析着高子昂,他看出姚顶梁的死绝非偶然,他不明白费阳是如何牵连到这件事情的,冯雪雁家就住在皇粮胡同十九号,严大浦向段越仁说起了那天的投毒案,他说那和自己没关系。段越仁一口咬定不认识姚顶梁,但在证据之下他说出了和姚顶梁的事情,姚顶梁向他说起过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,段越仁感觉他的动机没那么简单,姚顶梁是想拿着那个手娟和冯雪雁换些学费,段越仁认为是冯雪雁故意撞死了姚顶梁,他有些后悔给冯雪雁写那封勒索信。 严大浦不会听他的一面之词,他还要对真相进行继续调查。严大浦去了律师楼找曾佐,他将审问段越人的情况说出来,曾佐认为冯雪雁不可能将梦荷儿杀死,严大浦想重审此案。曾佐找冯雪雁出去说车祸一案要重审,他们去了一家日本酒馆,她感觉重审也无所谓。冯雪雁将撞车案件要重审的事情说给高子昂,她打算拟一个离婚协议让他签,她感觉自己良心上说不过去还说上法庭后坦诚一切,高子昂担心真相大白后自己的政治生涯走向末路,真实的情况两人都是心知肚明。 严大浦通过关系了解了费阳的背景,冯雪雁去寺庙里烧香时见到了曾佐,她说出了内心的感受,他想知道事情的真相,曾佐说自己心意已乱,不再适应当她的辩护律师。曾佐坐火车南下去了广州,到后他去了仁爱育英教堂找院长嬷嬷询问情况。冯雪雁去看望费阳,她看到她画的花是法国的国花铃兰,进屋后才知道她还有过女儿,只是不在了,费阳去拿法国咖啡给她喝,冯雪雁看着画上的女孩儿照片好像想起了什么,费阳躲在窗户外看到她的表情。

  • 曾佐问的事情十分特殊,院长嬷嬷答应把全部事情都说出来。费阳对冯雪雁说阿青是自梳女,冯雪雁感觉那是另外一种活法,她在临走时向费阳问起车祸时的情况,费阳相信不是所有的问题都是能用钱来解决的。费阳对着那小女孩儿的画像说对不起,她知道都是自己的错。 李小柱将姚小町带到严大浦面前,严大浦说明来意后姚小町说要回去和母亲商量一下。高子昂接到陌生电话,那人称能阻止案件的重审,两人相约互相帮忙。严大浦接到电话说姚家母女被人带走,他去找冯雪雁替姚家母女鸣冤,冯雪雁认为那是他对自己的侮辱。 严大浦生气地离开,他去了车站接曾佐,他认为姚家母女的失踪和冯雪雁脱不了关系。曾佐订了法国餐厅费阳吃饭,严大浦也出席了,李小柱费阳弯腰之机将白醋滴到了她的红酒杯之中,费阳喝酒时发现了味道不对,曾佐的试探让费阳发现了那支大钢笔。 曾佐讲起了二十多年前的故事,路克和穗小姐相爱了,他向她父亲提婚时一封法国的来信将他召回,离开前他承诺她会回来和她结婚,路克回家是为了继承遗产,但数月过去了路克却迟迟未归,穗妈将她送入乡下娘家,穗小姐生下一个女儿,在她去法国前她将女儿托付给仁爱育婴堂,还和家人断绝了来往。 穗小姐在法国一呆就是九年,她女儿被领养。费阳听完后要离婚被曾佐叫住,他劝她马上停止行动,可费阳拒不承认。严大浦知道红酒杯里的毒是铃兰里提取出来的,费阳听完后着急离开。严大浦想改变一下方式,他想假借段越仁之口引费阳上当,他知道她肯定会相信那条娟,严大浦说过之后李小柱就明白了。 冯雪雁接到信件,上面让她和高子昂在约定时间去小金丝胡同,她将信件拿给高子昂看,高子昂说那两人的死和自己没关系。高子昂坚持说梦荷儿是自杀,而姚顶梁是因恐吓才被弄死。冯雪雁知道她无法脱身,她决定明晚和高子昂一起赴约。 冯雪雁给曾佐留下书信后离开,她感觉自己一生中最大错误就是和高子昂这样的人结婚,那天冯雪雁带着生日蛋糕在门外听到了高子昂和一个女人的通话,她没进门。冯雪雁在暗处看到高子昂进了梦荷儿那里,她还在家中听到了高子昂和梦荷儿的通话,梦荷儿已怀上了高子昂的孩子,威胁之下高子昂匆忙出门,她提出要和高子昂离婚,高子昂跪在冯雪雁面前求她相信自己。 冯雪雁那天晚上亲自去了梦荷儿那里,梦荷儿见到冯雪雁到来,她说自己再也不会纠缠他,随后梦荷儿自杀在房中,但冯雪雁的手娟掉在现场,她认为是梦荷儿在赌气,如果当时把她送入医院就不会让梦荷儿那样死去,她感觉自己对梦荷尔儿的死负有责任。冯雪雁感觉用手娟威胁她的人就是和自己做对,她还伪装了撞死姚顶梁的现场。

  • 冯雪雁知道冯紫町和父亲要回国,她命人和曾佐说一下。严大浦带人去了小金丝胡同,冯雪雁和高子昂到达后看到了梦荷儿的遗像挂在墙上,费阳是梦荷儿的母亲,是因为高子昂的玩弄才害得了梦荷尔儿的死亡,冯雪雁的见死不救也让费阳难以接受,冯雪雁将怀表交到费阳手中,费阳打开后看到了洛克的照片,冯雪雁称她会为梦荷儿偿命,她举起枪的时候严大浦带人赶到,费阳夺下了冯雪雁手中的枪,她将那条白手娟拿了出来。 费阳打了高子昂两耳光,她因涉嫌投毒被严大浦刑拘。高子昂和冯雪雁让严大浦不要追究费阳的责任,回家后高子昂又一次跪在冯雪雁面前,他想一切从新开始,冯雪雁知道一些事情是无法回头的。曾佐和高子昂去车站接冯紫町和冯先生,冯先生在大街上被枪手打伤,他被送入医院,冯紫町在医院里十分惊慌,冯先生经抢救无效死亡。 冯紫町让人将父亲的行李放在房间,她知道父亲喜欢整洁。冯紫町向高子昂问起姐姐的事情,高子昂谎称她出去了。冯紫町和曾佐去警局时见到了严大浦,严大浦还误把她当成了冯雪雁,她提供了凶手手臂上的刺青特征。曾佐将冯雪雁的委托书和房产、财产交给冯紫町,冯紫町看完信后知道了整个事情的真相,信上还让她去找姚小町母女。 冯紫町告诉高子昂说自己要搬出去住,她不想多看她一眼,还奉劝他说得志的小人不会好下场。冯紫町为父亲举办了葬礼,她要查出真相为父报仇。冯紫町想着家庭的变故失声痛哭起来,她向曾佐要安眠药入睡。严大浦放了段越仁,段越仁出去后去了政府大楼。段越仁在面对记者采访时被段越仁泼粪,高子昂已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。 冯紫町要理一下事情的头绪,严大浦怀疑刺杀冯先生的是北平的帮会,但那些黑帮没有那个刺青的标志。严大浦带着冯紫町去看望姚小町母女,姚妈只求能有一个安生的日子,她们这才知道冯雪雁已经失踪。姚小町母女没要冯紫町的钱还赶她走,严大浦也不明白她们是怎么想的。 冯紫町给曾佐商量说自己想开个诊所,她在日本原本学的就是医科,她不想一直呆着,她想前门脸开诊所,后面安顿姚家母女。冯紫町再次去找姚家母女认错,她还跪在姚妈面前,她说自己在皇粮胡同开了诊所还让她们过去照看,但她再次被赶了出去。姚妈劝姚小町上学,姚小町说她永远不会原谅他们。 曾佐在照顾着冯紫町,她没有食欲,主要还是因为姐姐交待自己的事情没能办成。见到姚妈来后让冯紫町很高兴,她答应去诊所里帮忙,这让冯紫町十分高兴。严大浦带着李小柱去接姚家母女,姚小町抱着姚顶梁的遗像迟迟不想离开。姚家母女坐车接受了冯紫町的安排,她们被安排在诊所后面的大院里,她们的到来让冯紫町感觉为姐姐还了心愿。紫町诊所开业之际严大浦看到高子昂的娶亲车辆。

  • 高子昂的婚礼敲锣打鼓,他将新娘接入府中。姚妈也做了一桌菜给大家吃,姚小町想和严大浦一起去报道,曾佐提出由他带她过去。 高子昂娶的是陈佩兰,陈佩兰将父母也接了过来,她爸提出当他来当这个管家,陈佩兰答应那样做,她将老许叫来后说家里的账由她爹来管,只让老许管住佣人就行。曾佐无意中撞到了陈招娣,她让人打听一下他的情况。姚小町错过了报名日期学校不能接纳,除非高子昂出面才能解决,冯紫町去了十九号院找高子昂,见面后她说姚小町的事情,高子昂这才知道是她接姚家母女回来的。 高子昂称自己不好干预学校的事情,冯紫町说不会考虑在诊所里谈的事情,她拿出了十九号的房契,这让高子昂很感兴趣,他答应帮忙。曾佐回去后说是冯紫町送了十九号的房契给高子昂,这才让她顺利入学,姚小町对她表示感谢。陈招娣向高子昂问起后面那辆小汽车,他答应教她学开车。陈佩兰对于高子昂要教招招娣学开车有些意见,他答应一起教她们,但陈佩兰说自己才不稀罕。小宝从他妈那里弄来的钱全部都输在了赌场里,他不知道回家后该怎样说。 高子昂教陈招娣学开车时引起了街上人们的非议,两人在车上偷情。陈佩兰听到了议论后指责了回家的陈招娣,两人在屋里争吵起来,这让她妈也很生气。陈佩兰找她奶奶说话,高子昂叫她回去时她决定陪奶奶一起睡上一夜。陈招娣开车让九哥上去,他知道她和高子昂在车上的事情。高子昂向老许询问起家里的伙食问题,他感觉真是太不像话了,老许还提出要回乡养老,高子昂让老许去柜上领二十块大洋做盘缠,老许走时对高子昂提醒了账目的事情。 陈佩兰去了紫町诊所查看病情,她走在路上招来路人异常的目光,紫町帮她检查过之后说她没怀孕,她不知道无故停经的原因。陈招娣有了妊娠反应,陈佩兰向她问起肚里孩子是谁的,陈招娣承认她怀孕了,还指责了陈佩兰肚子不争气,她大闹起来,高子昂感觉传出去之后不好听。陈佩兰这才知道冯雪雁讨厌高子昂的原因。神秘女人夜里找滚三办事,事成之后答应给他剩下的钱。

  • 冯紫町见到了学长戎冀,他说自己尚未成家,只是租下了皇粮胡同二十号,戎冀在街上捡到了一只小猫,她给它起名为小花,戎冀还邀请她方便的时候到自己家中坐坐。陈佩兰劝高子昂去说一下陈招娣,高子昂带着全家人去电影院看美国大片。高子昂在电影院门口看到戎冀后晕倒过去,送医院抢救之后不治身亡。 严大浦见到高子昂的死亡证据后感觉有些蹊跷,他找陈招娣了解情况,她描述了当时的情况,还说那年轻人撞向高子昂时抢走了他手上的表,并说戎冀医生当时没伸手帮忙。局长向严大浦了解高子昂死亡的事情,他认为戎冀担心给自己找麻烦,但严大浦认为事情没那么简单。严大浦将高子昂的死告诉了冯紫町,曾佐听说那人拿走的是金药盒子,冯紫町猜想高子昂可能是被吓死的。 陈母看着陈佩兰那样心里很痛苦,陈招娣开车带着九哥去了郊外,她说肚里的孩子是他的,她担心分家产的事情还让他替自己出头。冯紫町找戎冀聊天,他将全部时间用在学术研究上,他在祥和医院里开了诊所,还希望她有空过去看一下,他说自己在外面时已获取了足够的液体,所以到家后不用喝水。严大浦向陈小宝了解案情,他让李小柱将他关押起来,陈小宝求饶,他说看到一小偷偷走了姐夫胸前的金药盒子,看起来像是怀表,并将戎冀看病之事说出,严大浦看出他有难言之隐还劝他和家人回上海。 戎冀坐在那里回想起冯紫町的身影,还从抽屉里拿出镜子来审视自己。陈佩兰对于高子昂的死并不在意,他准备和陈佩兰商量一下卖掉几间房子开小饭馆。陈招娣来到律师楼找曾佐询问官司之事,她说要打一场争夺财产的关系,曾佐询问之后知道她不是来打官司的。陈小宝找张九说她姐的事情,还想跟着他混,张九看出他是被那哥四个挤兑出来了。 陈佩兰从楼上下来吃饭,陈招娣说肚子里的孩子是高子昂的,还说分家产时有她们母子一份,陈父愤怒之下打了她一巴掌。陈家人吃早饭时发现陈招娣没下楼吃饭,陈母过去查看时尖叫一声。

  • 陈母看到陈招娣死后被吓倒在地上,严大浦带警察赶到后查看情况,几个法医没有到场,他让人将冯紫町接来查看现场情况。冯紫町到现场后看到床下的壶,她认为她是心脏猝停而死,她让陈大浦回去之后让法医再检查一下,抬尸体时冯紫町看到了陈招娣胳膊上的印痕。 十九号墙根夜间出现穿着黑斗篷女人的传闻在大街上传开,严大浦向陈佩兰询问陈招娣的情况,她说陈招娣没什么异常表现,他答应她会尽快做出死亡结论。严大浦感觉陈佩兰的回答有些从容不迫,冯紫町找杨编辑了解一篇文章,她感觉两段之间缺少内容,杨编辑说那段内容是他删除了,她想借用一下原稿查看,杨编辑同意拿给她看。曾佐向张九询问高子昂那怀表之事,张九拿出小药盒送给他,他想查清楚那个背后的女人是谁。 张九将手下看到高个子女人穿着黑斗篷的事情说给曾佐,他没想到高子昂认为这个药盒而丢了性命,他手下也被吓跑,还说出陈招娣肚子里孩子是他的。曾佐拿出了那个小药盒,还说出了张九说的情况,姚小町也听到了他们的谈话,她学的是新闻专业,也对十九号院的情况很感兴趣。冯紫町得出结论说高子昂和陈招娣都是自然死亡,她想起了大水桶和茶壶。 冯紫町说出了国外死囚的案例,她准备去请教戎冀学长,那篇文章也是他写的。皇粮胡同十九号出现女鬼的事情在胡同里传开,陈母想和小宝回上海,但陈父不想离开,陈佩兰支持他们一起走。陈佩兰去买药给她妈吃,她没见到冯紫町在那里,从护士那里她知道冯紫町和戎冀是老同学。冯紫町到祥和医院后听说了一个人的病例,她猜出他是用了精神治疗法。 严大浦让李小柱晚上去查下皇粮胡同十九号女鬼的身份,他接受了任务。李小柱去找了姚小町,她答应过去查看,两人约定一起在小胡同里相见。晚上之后李小柱守在那里,姚小町到后吓了他一跳,她还带来了刀子和石灰粉来对付女鬼。入夜之后他们看到穿着黑斗篷的女人出现在胡同里,打更人被吓跑,他俩人也被吓得不轻,等他们再露头时发现已空无一人。姚小町说那女人进了二十号院的后门,正是戎冀家中,冯紫町决定带着姚小町去祥和医院找戎冀看病。姚小町将情况说出后戎冀说她可能患上了梦游症,他对她的状况十分担心,还想考虑好之后再和她联系,他让她可以直接来找自己,戎冀已经猜出她也住在皇粮胡同。

  • 姚小町将戎冀的话说给了冯紫町,陈上宝又去赌钱,结果输个精光,他是借吴掌柜的钱,几个找到他让其三天后还四百大洋,他没钱只好去找张九借,张九知道他还不上,他让他找姐姐陈佩兰卖房子,还答应替他找买家。 冯紫盯和姚小町去见戎冀,他入睡着可用意志引起下肢发热,他让她们帮自己做一下心理上的测试。姚小町的眼睛被蒙住,戎冀开始阵阵有词,小町故意说了穿黑斗篷的女人从二十号胡同走出,试验结束后他认为小町将业能成为自信的人。 门突然响起来,戎冀带他们出去后姚小町喊出了陈招娣的名字,冯紫町说小町能看到常人看不见的东西。专再次响起,冯紫町打开后看到是严大浦,他们说一个女人裹着绿被子进了二十号后门,严大浦提出进屋查看,在小门那里他们发现那床绿被子,屋里还搜出了神秘女人的东西。 严大浦将戎冀叫到屋中询问情况,他让他在案子未被调查清清楚前不要离开院子,戎冀只好答应下来,回去后小町将二十号的情况说出来,曾佐认为戎冀是运用了民间术士之举并加以利用。严大浦收到十九号院又出事后赶过去,死者为陈佩兰的奶奶、母亲和弟弟。是高家厨子吴三发现的情况,他将当时的情况描述出来。 吴在称陈父失手打死小宝,陈母生气之下上吊自杀,陈父疯了一般地跑出去。冯紫町向戎冀说起心理暗示能致人命的说法,她也想过为姐姐报仇,但从来没去做过。冯紫町认为她姐姐和高子昂迟早会出问题,当她拿出那个金药盒子时看出戎冀惊慌了。冯紫町和戎冀听到外面打更人的惊叫声,还接到了神秘电话,之后两人中毒后倒地。

  • 戎冀醒来后见到了周小月,见到冯紫町后他说出了心结,他说表可是神汉,有天眼,小妹小花在15岁时被医生诊断为正常死亡,死于心脏猝死,他在床上发现了锈花针,正是小花的死才让他后来去了医学院研究精神学笠,冯紫町猜出了他表哥的杀人意图。 戎冀猜出了陈佩兰杀人的方法,他感觉她干的比自己想像的都要好,还说高子昂的死是死于医源性心理暗示,冯紫町这才明白。当戎冀要停止时严大浦走进来,戎冀只好将陈佩兰的动机继续说下去,这种高明的杀人手段让严大浦也感到吃惊。他说出十九号刚刚发生的命案和陈佩兰已经发疯的消息。 冯紫町说自己没中毒,瓜子也不是陈佩兰送来的,都是冯紫町故意设计的。冯紫町看出陈佩兰之举都在戎冀的指导之下,他向严大浦请求见一下陈佩兰,他看到他躲在屋子的角落里。张九见到曾佐后问起托办之事,曾佐称需要时间来处理。 姚小町对李小柱进行心理治疗测验,冯紫町去看戎冀时看到警察抬出了戎冀,他已经死亡,也是心脏猝死而亡。冯紫町将姚妈织的围巾送给周小月,还拿出了自己以前的笔记给她看。周小月的父亲在警察局是警员,老周吃着包子回家。曾佐拿出珍藏的红酒喝,冯紫町看出他有心事,他将那个案子说出来,他为推了那个案子而感到自责。 严大浦在街上看到皇城四公子,前面那个是局长大公子杨统,这都是老周说出来的。周小月下班时被杨统等人开车弄走。

演职员表
电视剧榜
换一批 猜你喜欢

Copyright © 2019  新大发快三—新快3平台 All Rights Reserved